♂? ,,

..,最快更新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

听到雁秋玲的话,陈禹露出一丝玩味之色来。

在他获得龙魂的记忆中,太多修真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了,他现在的目光极毒辣,看人一般都很精准。

这位雁秋玲真人的态度确实诚恳,但这位素女门掌门绝没有表面上看来这么简单。

她找帮手的时机很巧妙,是她那位师叔在屡次试图破禁,即将打开那素女门的藏宝地的时候……能够忍到现在,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

否则,雁秋玲早点找帮手去阻止她那位师叔,她师叔说不定被激怒,就直接把她一巴掌拍死了……以她师叔先天境的实力,这很容易!

且陈禹心头有一种猜测,觉得雁秋玲就是任她那位师叔去破素女门藏宝地的禁制阵法,等着收割她师叔努力的果实。

当然……内情也许很复杂,但陈禹知道自己不会看错,这位温婉雍容的雁真人,绝对不是表面看着这么无害,说不定就存着利用自己的心思。

不过这种事,陈禹并不介意就是,他对素女门的来历以及所谓的藏宝地,倒是不由得大感兴趣。

要突破先天,做下一步修炼的准备,陈禹正缺少资源,如果素女门的藏宝地确实有好东西的话,他当然不会错过。

“素女门,似乎很不一般,和武道界所言并不一样?”陈禹朝雁秋玲笑了笑,说道。

游泳池看到很靓很可爱的小萝莉

雁秋玲闻言一笑,说道:“严格意义说起来,素女门其实原名姹女门。约莫在清末,时局动荡,而素女门也已式微,于是改了名字,迁移了山门!”

姹女门陈禹也没听说过,他看向姜曼影。

姜曼影道:“似乎听说过这个武道宗派,但具体的一无所知!”

陈禹问道:“雁真人,那位师叔,会在什么时候再找上门?”

“应该快了,慢则半年,短则十天半月之内!”雁秋玲说道:“这是我根据她以往每次去藏宝地的时间推算得来,不一定准确,但我安排了人手在那边等着,一旦我那位师叔出现,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陈禹点头,问道:“那么雁真人,们素女门的藏宝地中,又有些什么样的宝物呢?”

看陈禹语气松动,雁秋玲眼里露出一丝喜色,说道:“是先代祖师传下的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应该是以法器居多。不知陈先生要什么,里边应该有让您动心的东西!”

“我要三件!”陈禹手指敲打桌面,说道:“一件太少了,那位师叔既然是修道者,又屡次进入们素女门的藏宝地,实力显然不弱!”

雁秋玲闻言倒是迟疑起来,说道:“里边到底有多少宝物,其实我也不清楚,如果不足三件那就成笑话了。不如这样,陈先生,如果有六件以上宝物,随任取三件。如果只有四五件,那取两件,如果东西很少,那取一件如何?”

倒没想到雁秋玲会摆出讨价还价的姿态,陈禹闻言失笑道:“宝物还不见踪迹,就说这些未免太过想当然。不过我可以答应!”

“多谢陈先生!”雁秋玲露出喜色,说道:“小徒和陈先生算是朋友,我也相信陈先生的人品,那么这件玉如意请陈先生收下,这不算在那三件之中!”

陈禹暗道雁秋玲倒确实很聪明,也不拒绝,示意姜曼影替自己收起黑玉如意,道:“等令师叔露出踪迹,雁真人联系我便是!”

“好,多谢陈先生肯帮忙。那我就告辞了,嗯,霜霜会负责和您的联络!”雁秋玲起身说道。

陈禹点头,起身目送雁秋玲和白霜霜一起离开。

“弟弟,这件事怕是有点风险!”姜曼影说道。

陈禹点头,“当然是有风险的,不过没什么大不了,一切靠实力说话,我也确实需要一些机缘。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

姜曼影闻言倒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说道:“那一定要小心!”

陈禹点头,道:“还要见些什么人,一起叫进来!”

姜曼影连忙安排。

陈禹喝着茶,不多时,就见血影会的长老领着一些武者走了过来。

这一次,陈禹端坐不动。

“陈先生好,浙南崔哲元见过陈先生!”

“晋北武家武云庄,拜见陈先生!”

“陕南飞云门门主李信,见过陈先生!”

“……”

这些武者大多上了年纪,不过一个个武道修为都不错,最低也是暗劲层次。

在见到陈禹之后,他们纷纷躬身拱手。

陈禹神色淡然,微微点头而已。

和雁秋玲不一样,陈禹是看在和雁秋玲有过交易往来,又和白霜霜有一些关系,陈禹才起身相迎,对现在这些武者,他压根没有起身的意思。

陈禹这样的做派,却没有人任何人敢露出不满之色,因为,现在的陈禹有这个资格!

一日三战大宗师,诛二败一,陈禹有这个底气!

现在的江湖上看,虽和古代时不一样,但强者为尊的道理依旧是不变的。

“陈先生一战震天下,实令我们大开眼界啊,假以时日,陈先生实力和风采必不输镇国武圣!”

“是啊,陈先生天资卓绝,实力超凡,能一见陈先生,是我们的荣幸!”

“陈先生大势已成,如果在古代,应该是上看盟主啊……”

“……”

陈禹闻言无语,这些吹捧让他觉得很无语。

端起茶杯,陈禹环视过去。

在陈禹锐利的目光下,所有人安静下来,陈禹才淡淡道:“多谢诸位盛情来访,喝茶!”

“喝茶,喝茶……”众武者被陈禹的反应给弄的愣了愣,才纷纷端起茶杯……事实上,因为人太多,茶水还没泡好,很多人的杯子都是空的,但也一个个举起杯子,就当面前茶杯里有茶一样。

如同一场众生相……在陈禹面前,这些本来是武道界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却没有任何一人敢摆架子。

陈禹放下茶杯,笑道:“各位请安坐,我先去休息了,如果有事,可以和血影会姜会长他们谈论!”

说完,陈禹起身准备离开。

对听这些人的吹捧陈禹毫无兴趣,陈禹更是懒得敷衍什么,起身离开。

“陈先生好大的架子!”却在这时,一道冷哼声突然响起。

人群中一个穿着一件复古的灰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站起来,面带讥诮。

陈禹眉头微挑,朝此人看去,只见此人三十许年纪,身材修长,但面上挂着冷傲的神色。

其他武者纷纷侧目,而后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而后目光聚集在这人身侧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身上。

那老者,却是不免露出一丝尴尬以及不安,有些惶恐地稍稍离那人远一点,道:“陈先生,这是武当的魏师行道长,他说和我一起来拜访陈先生,我却不过面子!”

武当,听到这名字,陈禹眉头一挑。

se手机app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