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8更新最快阅读网 加更求粉红

~~~~

在宫里又住了两天,直到八公主拔了管已经可以被扶着下床了,甄十娘才回道将军府。

沈钟磬一早就上了早朝。

想起木料的事还没着落,甄十娘正要让人去找沈忠信,沈忠信自己来了。

“……听说竟有人眼皮都没眨就填上了九宫图?”他兴致勃勃地看着甄十娘。

甄十娘从图纸中抬起头,“……你以为这世上就你聪明?”正要让人看坐上茶,沈忠信已一屁股坐在了她对面,自己端茶倒了一杯,“……见识了嫂子的才华,我再不敢小瞧女人了。”掏出简文给他的翠玉手镯摩挲着,“嫂子打听出是谁家的姑娘了?” 眼里有股异样的光彩。

那日用了饭,趁沈钟磬等甄十娘,简武简文偷偷带了他去看妖怪,谁知妖怪没看到,他却遇到了她,那惊人的一瞥,让他至今想起心还砰砰乱跳。

“打听了……”甄十娘目不转睛地看着沈忠信,“是南郡王李纯的掌上明珠,封了县主的。”

南郡王?

沈忠信眼里闪过一丝困惑,“……南郡王是谁?”

生性不喜仕途,一心钻研机关,他对这些一窍不通。

mm精致五官咖啡馆品下午茶

否则,他也不至于花了几天都没能打探出小县主的身份,只好厚着脸皮来求甄十娘了。

“南郡王奉旨镇守西南三省,很少回京,你不认识也正常。”甄十娘叹了口气,“虽说只是个郡王,可西南三省素有大周粮仓之称,担负大周一大半的粮食储备,南郡王比在京的这些亲王侯爷都深得万岁重视,你可不能小觑了。”

瞧见沈忠信目光瞬间黯了下去,甄十娘暗暗叹了口气。

小县主虽然骄纵。可甄十娘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那天见她也喜欢机关,突发奇想让简武简文考较她九宫图,就是想看看她的天赋,隐隐地,自己当时也有把和她和沈忠信送做堆的打算。才任由简武简文胡闹,把翠玉手镯给了沈忠信……

谁知,对方竟然真是王门嫡女,不折不扣的县主。

沈钟磬虽然名声赫赫,奈何只是一介武夫。沈家终究不是累世的富贵,沈忠信又连个仕途都没有,讨个王门庶女都是高攀。南郡王肯答应这门亲事才怪。

这门亲事,是一点戏都没了!

知道了红衣女子的身份,她原是想阻止简武简文的,谁知两个小家伙动作超快,还在郑府就告诉了沈忠信,还一起在海棠院撞见了,想起这些,甄十娘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伸手拿过沈忠信手里的翠玉镯,“……县主年纪小不懂事,我们却不能因此毁了人家的清誉。这玉镯我收着吧,待适当的机会还给人家。”

既然不可能成的事儿,她就不能再放任沈忠信胡闹。

手里一空。沈忠信一激灵,伸手就要抢回,待听到“我们却不能因此毁了人家的清誉”时,手臂颓然地垂了下去。

甄十娘只做不见,将玉镯用帕子包了收进首饰匣,又拿起桌上的信递给沈钟信,“……百泉那面来信说鬼谷大师已经动身了,你大哥算计着腊月初就能到,趁这些日子我们该备料了,免得你师父来了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声音淡淡的,一个求字也没说。

沈钟信呆怔了好一会儿,突然一把接过信, “真的!”匆匆地展开,“师父真的能来?” 欣喜地抬起头,“嫂子想要什么档次的,我去帮您挑!”生怕甄十娘不相信,拍胸脯保证道,“我挑木料的眼光连师父都夸呢,保证让嫂子称心如意,物超所值!”

甄十娘微微地笑。

沈钟信拿了图纸匆匆地往外走,“……我先帮大嫂算算大约得用多少料。”

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头,“大嫂……”沈忠信声音有些迟疑,“那个邬姑娘……”他紧张地看着甄十娘。

甄十娘眼皮都没动。

“邬姑娘温婉贤淑,萧老夫人也帮着瞧了,将来会是个贤妻良母,邬家已经同意了,你大哥准备这两天就下聘,头年就能抬进门。”甄十娘从图纸前抬起头,“以后成家了,二弟也是有妻子的人了,凡事也该稳重些了,再不能这么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去当差了。”俨然一副长嫂如母的模样。

沈忠信整个人僵住了。

“大嫂!”他大叫一声。

一副恨不能吃人的模样。

今日之前,他也觉得,娶妻生子不过就那么回事,只要人贤惠一些,能博得大哥和母亲喜欢,娶进门口后放在家里伺候老夫人孝敬大哥大嫂就好,他自己该干嘛干嘛,可是,海棠院门口那惊人的一瞥,又听简武简文说世上还有这么聪颖活泼的女子,忽然之间,他一点也不想娶乌雅芳了。

“怎么?”甄十娘脸瞬间沉了下来。

见大嫂生气了,沈忠信声音低下来,“大嫂,我……”他有些不知所措。

甄十娘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只一瞬,沈忠信又变的谈笑自如,他讨好地看着甄十娘,“在郑府时,我也隔了墙远远地看到邬姑娘了,长得一点都不讨喜!”他胡乱编造道,“大嫂就跟大哥说说……”抱拳朝甄十娘连连作揖,嘴里像抹了蜜,“好歹把这门亲事退了,大嫂帮了这个忙,以后但凡有事,大嫂说一声,小弟一定在所不辞。”

甄十娘就暗暗叹息一声。

难怪老夫人只喜欢小儿子不喜欢大儿子,单他这一付灌了蜜的嘴和能屈能伸的劲头,任谁见了都讨厌不起来。

沈钟磬,从来就不会说这些甜言蜜语。

“你大哥倒好说,我会尽力替你说话,只是……”她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郑阁老那面不好交代。”

沈忠信目光闪闪地亮起来。

南郡王却大发雷霆

“……荒唐,真是荒唐!”他怒瞪着南郡王妃,“你怎么能由着她做出这种荒唐之事!”

“我也是一眼没照顾到。”南郡王妃满腹委屈,“还是香儿的贴身丫鬟昨天发现她的玉镯不见了,我逼问之下,才知道她竟拿去换了木偶。”又委婉道,“对方也是两个不懂事的孩子,王爷别小题大做了。”女儿打小就喜欢机关,只要她高兴,郡王府还不差这几个银子!

嘴里说软话,南郡王妃心里愤愤不平。

“你懂个屁!”南郡王额头的青筋蹦了蹦。

南郡王妃蓦然抬起头。

“你知道那两个孩子是谁?”

“是沈将军的儿子,我在郑府见过沈夫人,虽没说话,可远远看着也是个大度的,若她发现……”

“沈夫人温婉大度?”话没说完,便被南郡王打断,他咄咄地看着南郡王妃,“你怎么不想想,怎么会那么巧,竟带了儿子去参加寿宴,恰巧带了木偶,又巧遇到我们香儿,偏偏香儿天生就喜欢机关?”

“这……”

南郡王妃惊住。

这些她还真没想过。

“香儿一直在南方,上京很少有人知道她喜欢机关……”王爷继续说道。

“王爷……”南郡王妃叫了一声。

“那年我往军中运粮草,曾跟沈将军提过香儿喜欢机关的事儿……”

“王爷的意思……”南郡王妃嘴唇发颤,“这……这是阴谋?”忽然摇摇头,“外面都风传沈将军夫妻恩爱……” 又使劲摇摇头,“明知我们的女儿绝不会做妾,沈将军绝不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儿。”

“太医昨天还说沈夫人最多活不过一年!”南郡王声音猛高了八度,“我昨日去西伯侯府做客,还听西伯侯夫人说起,上京城里许多名门闺秀已经到了年龄却不肯议亲,就是等着攀附将军府给沈将军做续弦呢。”

南郡王妃就想起前两天内宫传出的甄十娘为救八公主累昏了的事儿。

她瞬间张大了嘴。

见她终于知道利害,南郡王语气缓下来,“按说我也相信以沈将军的为人不会把主意打到我们香儿身上,可是……”他话题一转,“西北马市闹得沸沸扬扬,郑阁老这是和沈将军磬较上了劲,两人表面看着亲热,实则是不死不休。”他叹了口气,“她们一个妹妹是妃子,一个女儿是贵妃,一个年轻貌美,一个育有两子一女,都是竟争皇后之位的最有力人选,重臣中甚至传言,这次马市之争谁胜了,谁的女儿或妹妹即将为后!”

“……他是想利用香儿逼您就犯?”南郡王妃声音发颤。

“一旦被他在重臣间露出香儿的手镯炫耀……”南郡王摇摇头,“沈将军手握重兵,沈夫人在民间一呼百应,尤其这次救了八公主,更是深得于嫔娘娘感激,朝上后宫都已没了阻力,他现在唯一顾忌的就是我这个手握粮草掐住了他军队命脉的郡王爷了!”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万岁这两年之所以对他们恩宠有加,连年提拔,就是因为他掌握了大周的粮仓,直接可以控制沈钟磬手中的重兵!

沈钟磬原本就是个杀人如麻的狠角色。

说是光明磊落,铁骨铮铮,可,在权势富贵面前,有几个人不折腰!

越想越怕,南郡王妃脸色微微发白。

突然,她腾地站起来,“妾这就去将军府!”(。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m.阅读。)

ps: 我继续码今天的加更,双倍粉红票今天12点结束,最后的机会了,求粉红票!

ω· u⑻更新最快阅读网

丝瓜app苹果手机下载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