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出了意外,又有多条人命折了,慧珠面上虽是笑着,心下不免有些意兴阑珊。至回到圆明园,本还羡慕出游的阿杏,一见小娟高肿半边的脸颊,惊呼道:“娟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小娟捂着脸,待欲说一遍,却一张嘴就扯得生疼,慧珠便接过口又简单的复述了一遍。

正说到罪至青衣男子亲眷有些过了,就听外间有人反驳道:“那是他罪有应得!”说着,帘子一撂,弘历怒气腾腾的走了进来,瞪得圆溜溜的双眼在慧珠母女身上来回一个圈笼后,又见小娟脸上的伤,当下怒极道:“岂有此理!不但在额娘面前放肆,还敢伤了小娟姐,皇阿玛那般放过他家人,真是让他们捡了便宜!”

慧珠嗔怪的瞥了眼弘历道:“都过去了,老记着作甚。”小娟忍着疼,插口道:“话不能这么说,若不是富察姑娘替主子挡了一耳光,主子也是要受伤的。”弘历一急,非要问个明白,待清楚后,迟疑道:“是富察姑娘护了额娘?”慧珠点头笑道:“可是认识,她就是傅恒的姐姐。”

弘历闪开目光,一副极淡的口吻道:“哦,在宫宴上见过一两次而已。”一言毕,忙转了话道:“听说皇阿玛下了重心思要整顿京畿治安?”

慧珠想起顺天府一行,老通判泪流当场的模样,不确定道:“你皇阿玛是有此决定,只是京城人多口杂,外来人口极多,真要彻底请查,确不是易事。而且,要管制八旗子弟不作乱,并又需得扰民,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从而驱除外来人口。如此一件大事,到时胤禛会彻底治理,实属难说。”

后句话,慧珠埋在心里,未予说出口内。不想在胤禛连是十日未露面,待他再次出现在她的院子时,京城之地,已是满城皆兵。

三月六日,胤禛下令在京城内严查户口,整顿京城治安,对于有正式差事的人,进京赶考的举人,以及在京城做幕僚的外地人允许留京居住,其他无业者一概视为“奸伪棍徒”,由步军统领、巡城御史率兵驱逐,不许在京停留。十日,为了防止八旗中的游手好闲之徒为非作歹,胤禛又命八旗大臣将此等人员查出,迁至京城附近的井田,令其耕种。

十三日晚间,诸事处理妥当,胤禛心情大好的踏入慧珠的院子。慧珠一见胤禛好像瘦了些,就猜他这几日定没好生用食,不由夹枪带棒地一阵刺道:“宝儿都十岁大了,还说她是懂事呢,结果尽去瞎折腾,弄得大伙都不安生,臣妾现在是看着他就心烦。哼,最好眼不见为净!”一屋子宫人听了这话,大致晓得何意,心照不宣的悄悄退下。

胤禛冷硬的面庞一沉,佯言问道:“宝莲他犯了何错,你自管严惩就是。”

慧珠心下恨道,倒是装得像,就不信你听不出来!随即,又忆起她费了大心思,才让胤禛身上养出些肉来没想到短短几日,大半年的工夫是全废了!这样一想,老大不快的怒气露在脸上,却转头一看,端坐炕簟的胤禛板着脸,周身散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摄人气势,方攒敛出来的底气顿消一半,又见他眉梢间的疲惫、眼底下的乌青,气焰是全消,却未免觉得不甘,只道:“皇上这几日累了消瘦了不少,不过看着倒是精神不错,想是有好事生。”

胤禛幽深的眸子瞬时变得黑亮亮的,灼灼的目光聚焦在慧珠的脸颊,语音微带轻扬道:“朕说过不让你母女受委屈,以后若再次出游京城,定不会生上次不豫之事。”慧珠一怔,难道胤禛亲力亲为处理了出事?就听胤禛将十日以来生的事,事无巨细一一道出。

慧珠吃惊道:“您派了步兵统领,巡城御视率兵驱逐?还把京城中的游方僧道,以及自称神仙,聚众做会者押解回原籍?可是百姓历来信游方僧道所言,”顿下略想了想,又小心问道:“会不会引起不好的舆论,对您,朝廷不好?”

街边的秀丽少女大展甜美曲线

确有如此隐患,但胤禛不准备如实相告,遂择了只言片语道:“游方僧道,装神弄鬼者,往往愚弄民众,朝廷派了文官出了告示,他们自会理解,你无需担心。”说完,见慧珠眼里仍存疑惑,打岔道:“去备晚膳吧,朕倒有些腹饿。”慧珠也不再多言,顺着话出去张罗。

不多时,吃食摆上桌,胤禛突然问道:“你觉得富察家的女儿如何?”慧珠正手里忙着布菜,未去多想,顺口接话道:“行事挺稳,颇沉得住气,比一般同龄的姑娘多了分稳重。不过臣妾最喜的是,她自小是被富察夫人娇养,难得不娇纵任性,是个好姑娘。”说话的当头,已盛了碗鸽子蒸蛋,又舀了半勺调味的添进去,递给胤禛。

胤禛接过白瓷小碗却不食用,而是轻“噔”地一声搁在了几上,待引得慧珠纳罕的看来,四目相交之时,方不咸不淡的说道:“那就富察茗微吧,朕即日下旨,让他们择日大婚。”

择日大婚?慧珠手上止不住的一抖,银勺“咚”地掉落,出轻吟吟的脆响,当下震得她回过心神,忙挤了一抹虚惶的笑容,道:“大婚,茗微是个好姑娘,皇上可要为她择了佳婿。”

胤禛微拢眉头,眼里掠过一丝不解,口里却不容置疑道:“你与富察氏交好,又喜茗微此人,朕让弘历娶她做嫡福晋,想是也不委屈她。”顿了顿,目光犀利的扫过慧珠不停转动的眼珠,接着道:“朕两年以前就对你提起过此事,并属意了与富察氏结亲,你也该有心理准备了。”

刚转出的念头,被胤禛的话一堵,只得又咽回肚内,讪讪笑道:“是很早以前就提过了。”胤禛眉头一舒:“那好,明日朕就下旨指婚。”这么快!慧珠心里慌无章法,忙扯出了个由头就道:“皇上,这也不急在一时。反正明年就该选秀了,到时再选不是更为妥当。”她是打定了主意,能拖一日是一日,就是明年真指了一门婚事,待完婚也是后年的事了,弘历也有十七了,怎么算也比现在好。

胤禛眉头一皱,骂了声“糊涂”,方训道:“嫡妻岂可与侧室一道进门。现在让弘历先大婚,待明年再为他择了侧福晋,才能区别嫡侧庶,以至弘历后院安宁。”说着,见慧珠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不禁起了怒气,忽的提了音量数落道:“此时指婚也是为你设怎的你就分辨不出!茗微以身护你,及后宫里就出指婚,富察家、茗微定会以为是你的意思,将来茗微能不从心底眼底敬你这个婆母。”

婆母!她不过三十四岁就要娶儿媳妇了!她就要是婆母了!

若是前世,弘历也不过刚初中毕业的孩子,现在却要他娶亲生子,还不是只娶一人!

慧珠只觉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她实难消化。即使一直明白这个时代,未及成*人就要男婚女嫁,也清楚知道弘历早婚是势在必行之事!可当它真的明明白白的摊在你面前,已是迫在眉睫,她才知她有些接受不了。

慧珠身子晃了晃,欲张口辩驳,可一个敏感的字眼钻了出来——前世!她所想的也只是前世,而不是三百年前的大清。念及此,慧珠慢慢回过神,原来在心底深处,她眷恋的仍是前世的一切,默默遵循着前世的世俗法则。

胤禛不容错漏慧珠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见她从起初的惊讶至后来的黯然,不由消了怒气,一把扯过她到身旁坐下,道:“朕明给你说了,富察茗微,朕让人留心打看了近两年的时间,她确实是最适合弘历的人选。而且朕要在弘历、弘昼之家加以区别,所以今年之内,弘历无论如何都要成婚。至于明年弘历娶侧福晋的时候,才是弘历大婚的吉日!”

什么意思?这话是要明确向她透露,弘历高出他兄弟一截,是“正大光明”匾牌后的人选。慧珠愣愣的抬头,一下瞬掉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寒潭;她强抑心悸,将目光调离阴寒下的火光。

胤禛岂会让她逃开,紧抿的薄唇一勾:“朕来之前,已写下手谕,逐弘时出宗室,他已经完完全全不是我爱新觉罗的子孙!而朕的儿子只有弘历、弘昼兄弟二人!”闻言,慧珠忙不迭转过头望向胤禛,哽噎道:“逐出宗室了……不对的,福惠也是他们的兄弟。”

胤禛却充耳不闻,另道:“弘历是朕最重视的儿子,为他选的妻子人选,是朕几番斟酌过的人选,你得相信朕的选择。”说着,语气又一缓道:“若是还不放心,这月底之内,若你能找出富察·茗薇不适合做嫡福晋的由头,朕便让你决定弘历的婚事。”

黄软件app官网破解版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