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不是很在意这件披风,但是在她发现披风上的那些血迹时,凰天的目光瞬间停在披风之上,眼神变得凝重起来:“这—这不是水玄冰的那披风吗?”

看到水玄冰的披风破成这样,而且还带着血迹,凰瞬间慌了。

以水玄冰的实力,年青一辈唯有李婉和石擎宇是她的对手,能在这么伤的时间内伤到她,而且不造成大动静,对方的实力肯定深不可测。到底是谁,谁在对付他。

想到这点,凰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直接冲天而起,神识迅速朝着四周散来,开始寻找水玄冰的下落。

他们几大天骄都在这,如果水玄冰出事,他们几人可以联手施求,所在现在他最应该做的就是找到水玄冰,确定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凰天的实力虽然没有叶英和石擎宇强,但是身为凰族的凤,凰天的神识比一般的天帝强者要强得多,很快就发现一个方向有两般强大的气息,整个人瞬间化做一道红光着那两道气息的方向直射而去。

“站住,把人给我放了。”凰天的暴呵声当空响起,人也落在了三道身影的百丈之处。

这三道身影,其中两位是年迈苍苍的老者,而另一位则是一身白衣,身上有几外余伤痕,俏脸苍白无比,整个人仿佛失去生气一般的水玄冰。

听到这个叫声,女子脸色一变,声音也随之传来:“凰天,快走?”

“凰天,上一局天骄榜排名第二名就是你?”其中一位年迈老者反问。

“没错,我就是,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抓她?”凰天脸上浮现一丝愤怒。

他的实力不如水玄冰,然而,水玄冰竟然这么快就被他们抓住了,相信自己出手也不救不了水玄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弄清楚这两个老头是谁,然后再想办法救人。

蓝色天台

“凰天,他们是战云和战火,你救不了我的,快走。”水玄冰提醒道。

原本她是打算出来散散心,没想到竟然遇到这两个老家伙,上次与战火动过手,水玄冰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战火的对手,她不得不承认战火的实力太强悍了。

刚刚战火出手的时候,自己基本都是在躲,结果一百招都没有就被生擒了,双方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想想叶英和石擎宇竟然能将战火战云打伤,他们夫妻的战力何其是恐怖。

上次,雷族就派人抓过木欣欣、黎火和自己,只不过那一次自己幸运逃掉了,没想到雷族的人又来这一招,而且出动的不是普通的天帝,可是雷族三帝中的两位。

这两个老家伙出手,他们这些天骄,又有几人能逃得掉!

听水玄冰说这两人是战云战火,凰天顿时倒吸一口冷气,这两个家伙的实力可是可以跟凰族那两位强者媲美的,他们二人竟然出手抓水玄冰,这—这让他怎么救!

然而,凰天并不傻,几个深呼吸之后,整个人也渐渐了恢复了几分平静:“原来是两位雷族的前辈,不知道玄冰犯了何错,两位为何要抓她?”

“凰天,你一个后辈小子,没有资格管我们雷族的事情,识相的话就赶快滚,不然本帝对你不客气。”战火面色阴沉,你这家伙跑到这里来凑什么热闹!“前辈,你这话就不对了,玄冰可是我未婚妻,半个月前我们可是去水族提过亲的,而且水族长也答应了,你们抓我的未婚妻,难道不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凰天一咬牙,现在他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救人

再说。

“你的未婚妻。”战云和战火皆是一愣,他们是真的被凰天的话给惊到了。

当然了,不仅是他们两个,就连水玄冰也吓一跳,虽然她知道凰天这是为了救她而扯的谎,可是心里多少有些感动。虽然被惊住了,但战火很快就回过神来,只见他望着眼前的凰天,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凰天,谁不知道你们凰族是杜绝与其他族之人联姻,水玄冰是水族之人,还是水族的长老,怎么可能会与你凰族联姻

。”

听着战云的话,凰天脸色微变,就连战云都不会相信自己跟水玄冰之间不会有婚约,难怪水玄冰之前会直接拒绝自己。想到凰香儿和凤天依两位长辈,凰天瞬间明白,为何当年她们的爱情会这般困难,看来想要与异族女子成婚,最基本的就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与凰族的前辈战斗,以自己现在的实力真的能做到吗?想想当

年的水长青前辈和凰香儿,他们夫妻二人打退五位天帝境强者捍卫了他们的爱情。

之后的凌霄帝君为了娶凤天依,以一对一的方式连败凰族那两位最强天帝,才顺利的将凤天依娶走,不过凤天依最终还是被赶出凰族。

如果自己真的要选择跟水玄冰在一起,他有能力打败凰族那两位最强者吗?这个答案很明显,不能。

想着这些,凰天顿时恍然大悟,难怪水玄冰会说等她有能力像那两位前辈那样才来追求她,木欣欣会说自己给不起水玄冰幸福。他,太弱了。

这是凰天第一次觉得自己竟是这般弱小,自己第一次这般渴望实力。

如果自己现在有实力,又怎么可能容忍战云和战火抓水玄冰而没有能力施救!双拳瞬间握紧,怒意和周身灵力同时涌现,凰天瞬间化成火凤,凤鸣诀的第七层施展开来,有种冲冠一怒为红颜之势。看到凰天竟然化成火凤,水玄冰有些愣神:他—他这是为她而怒吗?想到着这,水玄冰眼神复杂,心瞬间出现一丝涟漪。原本她是不报任何希望凰天为了她做到那两位前辈那样,不过看到此时的凰天,她

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凰天所在的地方离虎族内部并不远,他突然化成火凤顿时引起不少人的注意,虎族里的两位天帝与正在约会的土坎和黎火,还有正在院中作画的木欣欣与及刚从虎族族长那里问到虎邪山下落的木向荣皆被惊动了。

扶老二fulao2兑换码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