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琬震惊道,“那老周也是你杀掉的?”

那个人嘿嘿一笑,在这黑暗里显得特别阴森恐怖,“对呀,若是你们不去找他,我当然不杀他,但若是有人要找他,他一定将事情都说出来了,那我怎么还能留他?”

他忽然靠近了一些,“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一并说了吧,黄泉路上,也好做个明白鬼。”

薛琬张了张嘴,“你好像很自信你一定可以杀掉我们,喂,你会不会数数啊?

你现在只有一个人,我这里却有两个人。

你以一敌二,真的就这么自信一定可以胜?”

她拍了拍前面那位大兄弟的肩膀,“喂,好像被小看了呢!怎么办?”

那个人说道,“你不过是个文弱书生,虽然带了一身的工具,但那又有什么用?

这个小伙子比你强一点,但和我比起来可差远啦。

而且你们现在在的是我的地盘,我自小就在这里长大,这里就和我的家没有区别。

所以,你们要在我的地盘赢过我?那真的痴心妄想。

我甚至都不用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让你们两个一起死在这里,信不信?”

沁园你我

话音刚落,那个人忽然身子一闪不见了,只剩下他的声音在咆哮,“哈哈哈哈,你不是想要进去看看帝陵吗?

你不是想要找回你先祖的东西吗?

好,我成你,你就进去啊!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那我就成你,让你死在主上的帝陵之中,也算是对你林家的恩赐了。

去吧!”

“轰隆”一声,那扇石门忽然就掉了下来,一点征兆也没有。

而更可怕的是,薛琬一直观察的那个玩意儿,居然一动都没有动。

居然……居然这个机关只是一个摆设,真正的机关在别的地方!

石门一关,屋子里便莫名地可怕起来。

虽然薛琬手中有油灯,可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却源源不断从地底下涌上来,让人有些发抖。

她委委屈屈地抬起头,望着男子说道,“怎么办?刚才可以走的时候我不走,现在自己作死还将你也拖进来了。”

男子温柔地一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没事,不过只是一个帝陵罢了,刀山火海我都陪你一块儿闯。”

莹莹的油灯灯光下,赫然是萧然的面庞。

薛琬这才笑了起来,“刚才那扇门叫断龙石,一旦被切断下来,那就只能在外头才能找到机关打开。

怎么办?

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就在这里等,我让魏玳瑁跟着我的,她看我久不出去,必定会忍不住进来寻我。

她很聪明,一定可以找到机关。

只不过,那样就很危险了。

毕竟那个黑衣人刚才也不知道是进去了还是出去了。

若是他进去了倒好,若是他在外头,只是想要熬死我们,那魏玳瑁过来可就危险了。”

她顿了顿,“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进去。

这里是前朝哀帝的陵墓,居然过了几百年还有守墓人,我想里面一定藏着点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我有点好奇心。

show(pc_ddle);

又觉得,但凡是这种地方,必定会有不少金银财宝。

所谓富贵险中求嘛,其实也是可以进去一探究竟的。

啊,你可不要觉得我这个人贪财得可怕,为了金银珠宝连命都不要了。

其实我这样做,也是想要将那个人吸引进来。

他自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熟悉得很,进出自由,肯定知道这里不只有一条出路。

所以,我们越是进到里面,他也是害怕我们得到秘密,所以,就不敢在外头啦。

只要他进来,那他就没有分身去对方魏玳瑁啦。

所以,我们得救的机会呢就有多了一点点。

十一,你说我聪明吧?”

萧然满脸宠溺地点了点头,“嗯,你聪明的。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姑娘,天上地下,最聪明的。”

他拉住了薛琬的手,“好,就算是龙潭虎穴,也没什么可怕的,我们现在就进去看看吧!”

薛琬“噗嗤”一笑,“说得就好像是要去逛自家后花园似得。”

她指了指那扇高大的石门,“既然是帝陵,想必里面的空间还很大,这扇大门开了,才算是真正地进去陵墓了。

不过,要想进去可没那么简单,还是要找到机关才行。

而且,我估摸着,若是碰到了不该碰的地方,还会触发机关。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步,咱们都必须要分外小心。

我的意思是,你得都听我的。”

萧然低低地说道,“我本来就都听你的。”

薛琬脸上微微一红,还好是在昏暗的地宫,能够照明的也只有油灯而已,她赌一万斤酱牛肉萧然看不见。

她轻轻咳了一声,“嗯,那你跟着我,一步不离,我先看看这里的情况再说。”

到底只是门厅,所以看起来没有什么复杂的机关。

不过,地上的青砖却有些古怪,每一块的花纹都不甚相同。

薛琬想到了刚才那个黑衣人,走位很是花哨,仔细一想,应该是乾坤阵法。

还好她见多识广,这些玩意儿没少知道,所以,便从怀里掏出刚才收集到的金镖,朝着几个位置扔了过去。

她笑嘻嘻拍拍手,“嗯,就是乾坤阵法的庚字诀,你跟着我走就能保证不触发机关。

不过,大门的机关应该在哪里呢?恐怕得好好找一找。”

既然找到了安的走步,那找机关就变得容易一些了。只要像刚才那样仔细观察墙面或者铜鼎上的凸起物就可以了。

但这需要费些时间。

薛琬将窍门告诉了萧然,一边观察,一边问道,“你怎么会来了?按着你这速度,是不是我刚走,你就又搭了船跟了过来?”

萧然看了她一眼,“你发射了求助信号弹,我怎么能不来?”

薛琬张了张嘴,“啥?啥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不过,下一刻,她就猛然想到了,之前魏玳瑁看到她藏的那几根信号,还以为是烟火,想要拿出去放。

只不过,被她阻止了罢了。

那么这样看来,后来魏玳瑁这家伙还是趁着她不注意偷偷地将信号弹当烟火放了?

而且还是趁着她睡着的时候?

亚米直播app最新版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