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中文 ) 其实来之前温凉和祁夜就已经商量好了,让月婵接着孩子先回金南豪苑。因为祁慕白回来的原因,也是因为医生建议多和亲人接触,而祁夜和祁知非和祁慕白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祁知非和祁慕白又是同样大小的年纪。

再加上祁知非这混世小魔王向来活泼开朗,如果祁慕白长期和祁知非生活在一起的话,应该对孩子的病情也有帮助。

然而月婵却知书达理的笑着说:“我怕人忽然之间太多了,慕白会不习惯,他对人群有些恐惧。现在酒店也挺方便的,我要什么东西,舒清都会帮忙准备好的。就暂时不打扰姐夫和……”

月婵想了想,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询问温凉:“听姐姐说,你以前的名字叫温暖,姐姐提起你的时候,总是叫暖暖的,我也可以……叫你暖暖吗?”

温凉笑着点头:“当然了,称呼而已,怎样叫都可以。”

月婵说:“暖暖,你人真好,就像我姐姐说的一样好。”

在月兰心里,自己还算得上是个好人吗?温凉突然想起月兰从楼顶纵身一跃,最后坠落在自己面前,七窍流血的模样。

她最后的目光,带着她看不懂的深意。

温凉沉默了好一阵,才开口:“可能……我没你姐姐说的那么好。慕白才刚回国,环境不一样了,肯定有很多需要适应的地方,金南豪苑里佣人比较多,要不还是和我们一起回豪苑吧?”

“不用了……我这样带着慕白去豪苑里住着,若是有心之人看到了,该有流言蜚语了。我希望慕白在一个健康良好的环境里长大。”月婵认真的说,每字每句都在为祁慕白考虑。

许是因为祁慕白是她带大的,所以对于祁慕白的感情,月婵反而更像是祁慕白的母亲。

其实月婵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毕竟现在祁明下落不明,在外人眼里,祁明是已经死了的人。

圣诞夜的清晨美女小清新图片自拍

因为之前月兰和祁夜的绯闻,外人都知道祁夜有个未婚妻叫月兰,虽然斯人已逝,但若是和月兰长得有几分相似的月婵带着孩子住进金南豪苑,这要被有心的媒体知道了,还不知道又要闹出一场怎样的绯闻来。难免会波及孩子。

因而最终祁夜和温凉还是先将月婵和祁慕白送到了酒店。

祁夜提过后备箱里的行李箱,和温凉准备陪着月婵一起上楼,月婵牵着祁慕白率先进了电梯,温凉正准备进去,才突然想起忘了带手机。

她从祁夜手中夺过车钥匙:“糟了,我忘带手机了。十四楼是么?你们先上去吧,我一会儿上去找你们!”

祁夜刚伸手准备去拉小女人,谁知……电梯门合上了。最后入眼的是小女人咋咋呼呼跑向车里的背影。

他无奈的笑,这丢三落四的性格倒是和儿时一模一样。这么多年来也没什么变化。

温凉回头打开车门,将手机拿了回来。眼看手机上有两个未读的微信,于是乎抱着手机打开了微信。微信是苏小米发来的,是孩子胎检做的b超照。照片上的小家伙已经能看出大致模样了,小小的蜷缩在肚子里的模样,让温凉也跟着高兴。

就在她看得正入神的时候。她一边抱着手机回微信,一边朝着电梯口走去。

全然没注意到电梯门口此时此刻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因而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撞了上去。

“对……对不起!”温凉吓得赶紧后退,收起手机抬眸道歉,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万分熟悉……

“司喏?”她独特的嗓音是有些轻柔的,语气里还带着惊讶。

等到确认自己面前的男人的确是司喏的时候,温凉才注意到,因为自己刚刚莽撞的行为,导致司喏手中的咖啡倒在了他的白衬衣上,看起来特别显眼。

她在想司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后来才意识到,这是鼎瀚酒店。司喏和兰黎川家族关系匪浅,鼎瀚是兰黎川旗下的产业,回国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似乎也无可厚非。

只是没想到偏偏就这样狭路相逢。

司喏很高,低头看着温凉的目光,好似冰冷的睥睨。

在彼此沉默了一阵之后,电梯门开了。

站在司喏身边的克莱斯特率先走进去,挡住了电梯门。

淡然的司喏跨着一双大长腿走进去,他手里还端着那被温凉撞得洒了一半的咖啡,那表情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低沉的嗓音在电梯里响起:“不进来?”

那话是对着温凉说的。

愣了一下,温凉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远离这个危险人物,所以她果断的摇头,礼貌开口:“你先请,我不急。”

呵。

司喏轻声说:“进来,谈谈怎么赔我的衣服。”

“……”虽然知道司喏这身衣服肯定价值不菲,但好在她有个老公做后台,所以温凉也是难得理直气壮一次:“司先生报个价,我让我老公改天给你送过去?”

电梯超时的声音特别刺耳,一直在叫个不停,然而克莱斯特和司喏却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克莱斯特就一直挡在电梯门边上,电梯门也关不上。温凉和司喏就隔着一个电梯门,希望能够快点送走这尊大佛,自从上次他包下餐厅之后,温凉就不想单独的和他有任何交集。

“上来。”司喏命令式的声音冷得刺骨。

温凉听到这声音却是后退了一步,躲得更远了。见状,司喏难得的唇角微扬:“我不吃人。”

“……”他当然不吃人了,他只是有些吓人罢了,从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在吓唬她,可没少拿着枪对准她。温凉这会儿要是上去了,那就是真的送羊入虎口了。

“司南成有没有告诉你,我和温莎有什么恩怨?”

温凉愣了一下,但凡提到温莎,她就难免面色有改了。

见温凉不说话,司喏静静地开口:“原以为他会让你好好来查一查我。”

温凉突然想起司南成说过的一句话:你们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调查我身上,还不如直接去查一查到底为什么司喏要对着莎莎穷追不舍。

“看来他是没跟你提过了。”司喏恍然大悟的语气里,还带着一点失望似的。

“既然你弄脏了我的衣服,自然是要赔的。我本意让你陪我去商场随意选一件,兴许还能从我这里得到一些关于温莎的收获。不过似乎赵爱国小姐并不这样想。”他听起来毫不在意的语气对着温凉说:“既然如此,那我还是把这衣服的价钱告诉祁总,让祁总来赔吧!”

温凉有种错觉,就是感觉这话是故意对着自己说的一样。

下一句,司喏目不斜视的对着克莱斯特说:“进来,去一楼。”

克莱斯特之于司喏来说,那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既然司喏让他进电梯,他自然就乖乖的进电梯了。

一直愣在电梯门口发呆的温凉,刚刚把司喏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特别清楚。

电梯里的司喏,目光淡然无波的望着那电梯门,直到看到电梯显示到了一楼……

电梯门缓缓打开。

只见门口,温凉气喘吁吁的弯腰撑着墙壁站在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口吸气,显然也是刚到门口,整个人呼吸困难。

从负一楼到一楼,温凉也是拼了命才赶上。从刚刚电梯门合拢的那一刹那,温凉就反应过来,于是拼了命的朝着楼上跑。

而司喏看着出现在门口一个劲儿喘气的女人,似乎并没有任何惊讶,像是早就已经预料到她会追上来似的,只是淡然的绕过温凉,朝着门外走去。

温凉还在原地喘气,司喏回头看了温凉一眼。却发现他正在给发短信。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联系祁夜。”司喏语气没有任何起伏的开口。

抬了抬眼皮的温凉,面带微笑的对着司喏说:“那还好你不是我。”

温凉编辑短信:我遇到司喏了,不小心毁了他一件衣服,现在去商场……

写到这里,温凉抬眸问司喏:“你准备去哪个商场买衣服?”

“森普时代。”司喏很配合的开口。

温凉继续编辑:我们准备去森普时代,顺便打探一下司喏为什么要对我姐穷追不舍。

然后,温凉按下了发送键。

随着司喏上了车。

短信不过刚刚发过去,祁夜就立马打电话过来了。温凉拿出手机,正要接听,身边的司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过来,直接夺走了温凉的手机。

温凉伸手去抢,本来以为他会直接挂断电话,没想到他竟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祁夜直奔主题的声音:“在哪儿?”

“我车上。”司喏代替温凉做了回答,说完后,还补充了一句:“不会动她一根汗毛。”

“……”

“十点前,会将她送回豪苑。”司喏承诺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关机,揣进了裤兜里。

这个位置放得真好,让温凉压根没法去抢,她看了一眼窗外,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去森普时代的路!!”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83 )猫扑中文

桃花视频下载app载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