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一夜,容薏窝在赫连沉枭怀里,睡的又安心,又不踏实。

安心的是,她终于明白,以后,她该怎么走了。

不踏实的是,总觉得,一觉醒来,赫连沉枭便不在了。

天刚微微亮,容薏睁开眼,暴雨已经停了。

她惶恐,赫连沉枭呢?

他去哪了?

趴在洞口往下看,坑底大概有几十厘米高度的雨水,赫连沉枭站在雨水里,正拿折叠刀插进手臂里,有血珠已经往外泌出….

容薏要疯了,“赫连沉枭,给我住手!!!”

男人一怔,抬眸看她….

“的肉,我绝对不吃!要吃….要吃….就吃下面的….”

为了拖住他,她不惜说浑话。

清纯女孩的香闺芳香十足

果然,男人一听,低低笑了,邪魅的性感,“真愿意吃?”

“是,给我等着!”

容薏怀着孩子,不敢快了,小心翼翼出了洞口,下去,雨水漫过她的脚踝,脚底的淤泥很厚,走起来很不方便,“赫连沉枭,….”

终于靠近,一个重心不稳,跌入男人怀里….

“是有多好吃,看急成这样?”男人笑的不怀好意。

容薏一把夺过他的刀子,折叠好,扔在雨水里,“臭混蛋,要饿就一起饿死,我才不吃肉!的肉肯定又硬又难啃….”

赫连沉枭用风衣裹住她,“嗯,硬我知道,难不难啃,要看的技术。”

“…..”

“脚底的泥很多,把双脚踩在我的双脚上。”

容薏听话地踩上去,有种满满的幸福感,“的脚真大!”

“我那里也大。”

“…..”

她恨不得一巴掌糊死他,“赫连沉枭,别打岔!我告诉,以后,不许再做割肉给我吃这样的事情,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了!是个好人,我相信,上帝不会让死在这里的,说不定,马上就有人来救….”

忽然,坑顶上空传来一种熟悉的声音….

那是,直升机螺旋桨旋转所发出的轰鸣,真的有人来了!

“赫连沉枭,看,我说的对吧?”

男人颔首:“嗯。”

看样子,律和景行找来了。

只是,当他们抬头,看清站在顶口的男人时,皆是一愣….

“顾青松,怎么是?”容薏厌恶道。

顾青松一身银灰色阿玛尼,黑色短发打理地帅气有型,看起来气色很好。

他居高临下看着容薏,显然很激动,“薏薏,我终于找到了!可知道,这几个月,我有多想?”

赫连沉枭危险地眯了眯紫眸,眼底隐匿着凶残的杀气….

她现在是他的女人!

一个前男友,不仅敢出现在她面前,还敢说想他的女人?

找死!

容薏无语,“我不想知道有多想我,但我不想看见,是真的。”

顾青松心刺痛,眼眸深凝:“薏薏,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段时间,我找到了好的靠山,以后,我也能照顾了,也能保护了!看,遇到危险,他赫连沉枭的人还没找来,我就已经找到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他费尽千辛万苦,幸运地找到一个曾来过此岛的人,有此人带路,他便赶了来!

www.久久草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