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月,我没有看花眼吧?从猴子身体里面跑出去的,是个人影吧?”樊天转过头去看向上官月。

“没错,是个人影,就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混得这么惨,被封印在了一只猴子的身体里。”上官月道。

樊天却是摇了摇头:“我倒是觉得那个家伙不像是被封印在里面的,而是寄宿在这只猴子体内的。”

“寄宿?说得也是,若是被封印,他哪来那么大的力量驱使这么多东西?”上官月叹了一口气:“只可惜,还是让他给跑了!”

“那倒未必,他是冲着我的双龙戒来的,现在戒指还在我手上,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放弃。”樊天道。

“不过现在,我想他暂时是不会来了。正好趁这个时间休整一下。”毕竟他们刚才在那浮屠塔中消耗了那么多的体力和精力,出塔后又碰到了这么一出,灵力被透支得厉害,急需休息一下。

没有了那只灵猴的指挥,那些大脚蜂的队形开始变得涣散和漫无目的,但是那些虫子所散发出的味道还在,所以它们还是围绕这棵树,在周围不停地打转。

上官月将身体靠在那棵树上坐了下来,樊天却在无意中发现被上官月的后背蹭到的那棵树的树皮有点剥落下来,渗出了一点点液体。

樊天伸出手去刮了一点那种液体,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对上官月说道:“我们刚才都理解错了,这些大脚蜂的目的并不是这些虫子,而是这棵树上的树蜜。”

“树蜜?”上官月从地上站了起来,拿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地把那树皮刮开了一点,果然看见从树干上面渗出了更多的那种带着香甜气味的液体。

“蛇久,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一闻到那种让人无法自拔的香气,樊天的肚子就不由自主地咕咕叫了起来。不过,为了安起见,他还是把蛇久叫了出来。

“琼树玉浆??樊天,我觉得自己选择跟着你真的是太他么地明智了,你小子走到哪都能碰到些千奇百怪的玩意儿。”蛇久啧啧了两声。

复古风风格红色内衣

“琼树玉浆?传说中只有天神才能喝到的东西?”上官月家毕竟有那么大个藏书阁,所以见到的不同凡响的东西,也比樊天要多得多。

“对,没错,这个玉浆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温养人的经脉与神魄,所以对于身上有伤的人喝点这个玉浆,对于他的恢复很有好处。”

听到蛇久讲到伤者恢复,樊天就想到了乾坤镜还有一直在他的无尽空间中沉睡的生命之源。不过,生命之源当初说过,他若醒来,必定是到了他必须得醒来的时候,若是他自己不醒,那么任何外力对于他来说,都是没有用处的。

樊天想到这里,还是决定遵从生命之源他自己的意思,然后把乾坤镜取了出来。

乾坤镜不知道在那食人国里遭遇了什么,竟然过去了这么久还没能幻化回人形,而且呼唤他的时候,也久久没有任何回应。

既然这琼树玉浆有着这么变态的功效,不如让乾坤镜试试。

三个人围着这棵树捣鼓那玉浆的时候,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他并没有依附在任何东西身上,而是就这样几近透明地倚在一棵树边上。

他的目光,一直紧盯着樊天那只戴着双龙戒的手,几乎就没眨过眼睛。

樊天跟上官月拿周围的树枝给乾坤镜搭了一个简易的“担架”,然后把乾坤镜放在那“担架”上面,让它正对着树上的一个口子。而从那孔中滴落的玉浆,都一滴不落地都被乾坤镜给吸收掉了。

上官月跟樊天还有蛇久都接了点玉浆喝喝,那味道,真的是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啊?

最后,三个人都喝得有点身体发飘,才不得不停了下来。

“若不是这琼树玉浆只能在这个地方才能产出,我还真想把这棵树给挪了带走。”反正他的无尽空间里面什么都能装。

樱桃视频污免费观看app破解版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