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智跟远在堪布陀的苏大夫通了个电话。

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谢字。

感谢对两人的关系而言,太轻了。

如果自己真说出了这两个字,肯定是要被他臭骂一顿。

两人约好了,等乔智的桃花岛建好之后,在岛上聚上一聚。

男人的友情,是有默契的。

不会在低谷的时候,绑架友情,寻求对方的帮助。

也不会在高峰的时候,忽略友情,无视他在自己心中的份量。

虽然多年不联系,但感情深藏心底。

没有爱情那么荷尔蒙强烈,没有亲情温馨刻骨,但比起其他感情,却更加的稀缺,难能可贵。

你一辈子可能会爱上很多个女人,但能让你推心置腹的男人却是屈指可数。

女人的闺蜜情谊大多塑料,但男人间的兄弟义气却肝胆相照。

天然美少女凤香奈芽居家可爱挑逗写真图片

乔智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去苏大夫。尽管他知道,只要自己开口,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但他觉得真正的兄弟情谊,不能太复杂。

当踏上社会的那一刻,奋斗的道路上,或许会有困难,有彷徨,但绝对不会擅自打扰彼此。

当终于站稳脚步,可以喘口气,才会与天各一方的兄弟联系。

如此,不伤尊严,没有亏欠。

父亲生病,乔智觉得自己可以搞定,所以没有跟苏大夫联系。

但苏大夫后期知道之后,还是主动帮忙,动用自己的人脉,给乔智的父亲安排了最好的医院,最顶级的专家。

苏大夫也相信乔智的能力,没有嘘寒问暖,更没有默默相助,是因为知道他能自己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他知道乔智的自尊心很强,贸然出手,会让彼此的感情变质变味。

当乔智终于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苏大夫特别高兴,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兄弟终于战胜了很多困难。

“放心吧,你丈母娘的病情比想象中要好,只需要按照的要求调理身体,癌症的症状会逐步消失。”

“交给你,我怎么会不放心呢?”

“对了,你丈母娘真漂亮!”

“滚,敢打我丈母娘的主意,小心我杀了你哦。”乔智替史家城捏了把冷汗,还真不放心了。

这个姓苏的,跟自己不一样。

虽然医术高明,但在感情上却是个浪子。

尽管堪布陀合法可以娶七个老婆,但对苏大夫而言,好像是不够的。

“哈哈,老子虽然重口味,很博爱,还不至于对自己的病人下手。”

“真的吗?你的俄罗斯媳妇,不就是你的病人吗?”

“狗一样的东西,老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怼不过你!”

“嗯,谁让你不像我一生正气呢?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苏大夫哈哈大笑,“你那是假正经,人生在世,不能压抑自己的欲望,该及时行乐,要用于面对自己的内心,否则,蹉跎一生,有那么多遗憾,岂不是要悔恨不已。”

乔智不屑道:“遗憾原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

苏大夫一本正经地说道:“跟你讲个实在话,要不我帮你弄个酋长的头衔,那样你多找几个老婆,就合情合法了。”

乔智道:“不要试图考验我,动摇我。”

苏大夫搓了搓鼻子,无奈叹气,“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乔直男啊!唉,罢了,既然你愿意做只配了一个茶杯的茶壶,并乐此不疲,我也就不替你操心了。”

跟苏大夫随后又闲聊了一下琐碎事情,只能说两个人的人生各有各的精彩。

挂断电话之后,乔智拿着手机,调出摄像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样子。

凝眉,翘嘴,瞪眼,邪笑……

唉,好像最近又变帅了。

层次决定一个人的内涵,内涵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一个人的气质。

当有了足够的气质,容貌也会悄无声息地发生变化。

简而言之,成功是最好的整容术。

……

乔智接到小姨子陶茹霜的电话。

陶茹霜最近在法国巴黎拍戏,还是演女二号,还是演坏女人,但不得不承认,小姨子的气质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越来越有国际巨星的味道。

陶茹霜给乔智打电话,主要是围绕两件事,第一件事,关于陶南芳的病情。

“他们准备在堪布陀呆多久?”陶茹霜委婉问道。

“要先呆个十五天,做两次针灸,然后再喝药就可以了。”乔智道。

“喝药?是臭烘烘、苦唧唧的中药吗?”陶茹霜叹气道,“那玩意,我打死也不会喝,闻到就想吐。”

乔智哭笑不得,“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啊?怎么感觉你在幸灾乐祸?”

陶茹霜耸肩,“她已经得救了。我有什么好开心的。唉,距离我庞大的遗产,还有二三十年?唉,只能说老天爷的心情时好时坏,做事情一点也干脆,肯定是个天秤座。”

乔智知道陶茹霜其实内心是喜悦的,只是这一张嘴巴,还真是讨人嫌。

“对了,还有一件事,最近这段时间我儿子食欲不振,你能不能带他去宠物医院看下大夫?”

乔智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狗儿子指的是那只杂毛比熊,叹气道:“晚点我让周冲带小米去吧,我估摸着没大事。”

“不行,你必须要亲自去。”陶茹霜哼了一声,“不然我就在自媒体平台上曝光你,你好歹是一个著名企业家,偷偷摸摸地在二手网站卖我狗儿子的狗粮。我有截图为证!”

乔智无奈道:“知道了,我会办妥此事的。”

电话挂断,陶茹霜忍不住笑出声,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姐夫。

让他觉得自己特别麻烦,也是增加存在感的方式。

陶茹霜最近这段时间在拍一部都市剧,这一段讲述的是自己利用男主角,成功离开华夏,在法国留学,留学期间邂逅了一个比男主角更为优秀的男性,选择一脚踏两只船的故事。

陶茹霜觉得自己在演绎这个剧情的时候,发挥得特别好。

导演对她演绎出来的那种狡猾、冷漠和贪婪十分赞赏。

陶茹霜暗叹了口气,

她知道自己的演艺生涯算是彻底定型了。

以后那种坏女人,基本就是自己的角sè。

不过,陶茹霜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

如果能演活一个坏人角sè,其实成就感比演主角还要强烈。

另外,坏人的角sè很少有大咖愿意接,如果自己演得不错,以后不愁戏路。

陶茹霜觉得演坏人挺好的,在现实生活中不敢说不会说的话,通过镜头全部发泄出来,即使最终不得善终,但换一部戏,坏人又涅磐重生了。

陶茹霜突然想,如果自己是个坏女人,对待乔智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呢?

旁观、守望?

又或者接近,争取,掠夺?

陶茹霜拍了拍自己的脸,自我警告,“千万不要入戏太深!”

终究还是做不了戏中的坏女人!

……

乔智来到狗窝,小米有些反常。

以前都是摇着尾巴恭迎自己的大驾,今天却是躺在狗窝门口没精打采的闭目养神,不远处有几粒黑豆是小白拉出来的便便,若是以前的话,小白还没靠近,就得被小米给撵走了。

周冲接到乔智的语音指示,也来到了狗窝,“我觉得小米跟我一样,是受到失恋的影响。”

白了一眼周冲,乔智道:“你别拿一只狗跟你对标,好不好?”

自从和哒哒分手之后,周冲确实受到了极大的挫伤,暴饮暴食更没节制,以至于如今体重又涨了至少二三十斤。周冲现在已经体重无限接近零点一吨,

不过这家伙在网上的人气却是涨了不少,很多女粉,说喜欢周冲胖墩墩的样子,认为这样的男人比较憨厚老实。

周冲在这种洗脑之下,竟然认为这才是自己应该有的样子,以前没人爱,没人欣赏,那是因为自己太瘦的缘故。

来到了宠物医院,乔智尽管戴着口罩还是被认了出来,被不少工作人员围住,乔智给他们签了名,合影留念,然后被院长邀请到贵宾室休息。

“乔先生,很荣幸你能来我们医院给你的爱犬治疗,请你放心,我们医院的宠物医生是淮南最专业的团队,拥有丰富的经验,其中有三名医生留洋归来,另外,我们还和国际上的一些专家有交流,定期邀请他们来我们医院义诊、培训或者开展讲座。”

宠物医院的院长是一名女性,名叫刘思琦,年龄在四十岁左右,妆容很精致,给人的印象不错。

乔智谦虚笑道:“实话实说,这只狗的主人不是我,只能算是寄养在我这儿。平时我跟这只狗也很少见面,偶尔见面,可能也不是太愉快。”

刘思琦微微一怔,笑道:“不要低估我的专业度,你跟这只狗的关系非同寻常,它对你很顺服,也很依赖,你喊他的时候,他会立即作出反应,至于它对你的徒弟周先生的反应就比较慢了。”

乔智心里有些感触,自己对小米挺狠的啊,怎么这么听自己的话呢?

看来这只狗是通人性了!

主治医生抱着小米走入贵宾室,脸上带着沉重之sè。

“小米得了抑郁症。”

乔智:“……”

丝瓜视频在线 app下载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