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装的。

一醒来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她听不太清楚,只觉得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其中一个还有些哽咽。

意识到这点,顾清欢瞬间清醒了大半,也不管身上还疼的很,当即就咳了几声。

结果人是进来了,但后面的情况让她更懵逼了。

他们?

他们怎么吵起来的?

“常大夫一把年纪了,不要欺负他。”她觉得是黎夜先动的嘴。

黎夜苦笑。

若放在平时,倒真有这这个可能。

可现在……

“放心,我不敢。”他轻轻碰了碰她的眼角。

好看的戴帽子女生单行轨道旁唯美写真

她皮肤本来就很白。

雪肤如玉。

而现在,更是白得不真切,像一碰就要碎了似的。

他不敢太用力,俯身轻吻掉泪痕。

她的脸很凉。

手也凉。

他感觉到心脏有种被剖开的痛,每一个呼吸,都让他痛不欲生。

然在这之前,并没有这种感觉。

那时候他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凝固了,直到此刻,才重新开始流动。

“对不起。”

“有什么好道歉的,是敌人太狡猾。”

“我该跟着。”

言绯毕竟正邪难辨,让他保护顾清欢,是他决策中最大的,也是致命的错误。

他差一点失去她。

无法想象,如果常柏草不在,或者他没能救回顾清欢,那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那样,他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他会疯。

疯了的他会做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我也觉得言绯很坑。”顾清欢趁机告状。

黎夜点头,“等我抓到他,定让他好看。”

或许是知道这件事自己有责任,所以在他们赶回来的时候,言绯就跑了。

跑得比兔子还快。

顾清欢轻笑。

这还真符合他的风格。

“算了,他也救了我的,而且,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他们如果真想绑我,到底是会抓住机会的。”

“少说点话,要静养。”他倒是把常柏草的话给记住了。

她的手真的很凉。

黎夜将另一侧的被角掖好,才拿起她那只没有受伤的手,解开衣襟,放在心口的位置。

肌肤相触。

“嗯?这算是邀请吗?”某女流-氓开始不老实。

她捏了捏他。

没想到平时只要一碰就开始浑身滚-烫的他,这次却像老僧入定一样,不动如山。

“好好休息。”他道,“一会儿我让人拿个汤捂子,睡着就不会觉得太冷。”

“现在都快夏天了,我还用汤捂子,岂不是很傻?”顾清欢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再说,这里哪来的汤捂子?”

这里不比盛京。

出门在外,就他还穷讲究了。

“可需要。”

不论冬夏。

不管他有没有。

只要她要,他就会弄来。

大掌碰了碰她的额头,轻声道:“头还晕吗?”

“晕。”

“睡会儿。”

“顾瑶他们怎么样了?”顾清欢撇了撇嘴,还是忍不住问。

她知道黎夜是不会杀他们的。

“活着。”

他当然不会杀他们。

死太容易了。

他们不配。

黎夜将捂热的手给她放了回去,另一只手上有伤,他没有去碰,只把被角掖好。

“不用担心那些,好好休息。”

“嗯。”顾清欢也累了。

跟他聊了这么久,早就有些撑不住。

大着舌头说了几个字,最后终于在重重困意下缴械投降。

她睡了过去。

黎夜真的去找了个汤捂子,在她脚边放好,又坐了一阵,才吹灭烛火,起身离开。

他也没走远,就在院子里坐着。

月明星稀。

他在院子里坐着,身上落了月华。

不知坐了多久,一个身影从外面翻进来,落在他面前,单膝跪地。

“相爷,属下来迟了。”

墨青色的劲衣掩在夜色中,如暗夜鬼魅。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在北地战乱之时,跟随大军北上,奉命保护慕容泽的长风。

早在慕容泽暗中离开北地的时候,他就暗中跟着,一并回了盛京。

慕容泽摸进宫带走顾清欢时,是他引走了紧追不舍的禁卫军。

后来,后宫有动静,他就一直留在宫里,与宫里的暗线共同监视里面的情况。

现在情况有了变化,他不得不赶来禀报。

刚到,就听说顾清欢重伤的消息。

“相爷,顾小姐还好吗?”在他看来,顾清欢是唯一能影响黎夜心境的人。

“睡了,小声点。”

“是,属下此次前来,是有要事禀报。”

“嗯。”

“太妃已经暗中向几个州府发出密信,说如果可以联合州府力量,合力扳倒……扳倒奸相,扶持新王,就不再追究他们拥兵自重之罪。”

不追究?

她?

黎夜本来兴致缺缺,听到这个,忽然笑了两声。

他的笑声很冷。

像是冬月里刺骨的风。

“继续。”

“密信上还说,如果愿意合作,她会先拿出治疗疫病的药方,来表示诚意。”

拥兵自重的那几个州府,都是受灾最严重的几个地区。

之所以急于把顾清欢抓回去,也是为了这个。

她已经等不及了。

等不及复国。

所以,在她看来,自己还是一个窃国贼。

大权独揽,忘恩负义。

黎夜笑了。

如果之前还有扶慕容泽登基的想法,那现在,已经没有了。

他有个愚蠢的母亲。

他又很敬爱这个母亲。

这样人,是当不好一国之君的。

东陵交到他手上,只会走向灭亡。

可如果真的灭亡了,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他做的够多了。

对先帝做出的承诺,大概也只能止步于此。

呕心沥血,奈何傻逼太多。

“相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长风觉得这件事很严重。

不追究州府的责任,就等于承认他们占地为王,那不就代表永远失去那一块土地了吗?

现在许多州府都或多或少建了私兵。

一旦开了这样的先例,其他州府争相效仿,东陵还会存在吗?

不会。

它将四分五裂。

“不怎么办。”

“……啊?”

“许是后宫寂寞,她太想扑腾,既然如此,就让她扑腾个够吧。”

“呃,属下愚钝。”

这话的意思,是说不管了吗?

“传话给宫里的暗线,说从现在开始,再不需要传递消息,他自由了,想做什么就去做,莫负此生好时光。”

黎夜站了起来。

清冷的月华落在他衣袍上,不似当初那般遥不可及,相反,倒有些如释负重的愉悦。相爷……心情很好?

不用充vip的黄app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