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六点多钟,在张东升的小院儿里,几张木头凳子上面架了一个巨大的圆桌面。

冯婶子做了一桌丰盛的好吃的,惹的小宝和小玉芬围着圆桌直流口水。

只不过两个孩子都非常的懂事儿,没有提前上桌,被冯婶子一人送了一块小排,躲在厨房里头吃了。

张东升、鑫辉、王平、王喜、江兵、李君、张建军,这是张东升目前最主要的班底了,可以说是他能够成功走到今天的重要保障。

而现在这些人之中又增加了一个新人,周宇。

虽然说周宇是最近才加入旭日升,但是这段时间以来的表现,已经赢得了众人的认可。

对于这个踏实肯干,性格温厚的年轻人,大家都非常喜欢。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是一个有实力不贪功的小伙伴呢!

新鲜的扎啤大桶大桶的拿了过来,大号的杯子已经摆上了酒桌。

虽然说张东升酒量一直不怎么好,但是却还是有准备。

“不知不觉间,咱们的旭日升已经做大了,做强了!现如今也算是领先华夏,走向国际吧!

而能有今天,这一切全都仰仗各位,来来来让我们走一个!”

花下相遇黄裙子美女展唯美侧颜写真

500毫升的扎啤杯,一口气干下去,喝的张东升感觉胃里直翻涌,有些打嗝。

连忙吃了两口菜压一压,这才感觉舒服了些。

“东升,你可别这么说,要是没有你呀,我现在可能还在码头扛大包呢!

谁又能想到一年多前,咱们几个就是想卖个小玩具,赚个零花钱,跌跌撞撞的,竟能走到现在。”

听到王平的话,几个人也都有些感慨。这里面除了李君和周宇之外,其他人如果没有遇到张东升的话,恐怕也都没有今天的日子了。

王喜和江兵继续留在彩管公司,拿着那一点点工资,还有可能发不下来。

王平还在码头扛大包,张建军在老厂子倒闭之后,已经是退休回家带孙子了。

虽然张东升一直在说,是因为这些人的帮助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

但是大家伙都明白,就是因为有了张东升,这些人才聚到了一起,才能发挥出各自的长处。

说起来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日子,只是职工宿舍,今天开始正式动工了。

不知道为什么,当职工宿舍开始正式建设之后,张东升就感觉整个旭日升,由内到外由上到下,多出了一股核心的凝聚力。

之前无论是住在彩管公司那边,还是住在老江燕厂那边。虽然说没有人说些什么,但是那些工人们依然能够感觉到一种隔阂。

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而现在有了自己的职工小区,他们也终于知道,这里才是属于自己的家,能够把自己的根扎了下来。

晚上的时候,先是江斌和王平过来说些工作上的事儿,后来王喜也来了,然后人越聚越多,张东升索性就把大家伙都叫了过来,

“其实你们知道吗?我最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着用自己掌握的技术,赚点小钱,能够改善一下生活。

我跟你们讲啊,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口肉。

那愿望实在是太过朴实了吧?”

听到张东升的话,大家伙都笑了,虽然说才过去了一年多时间,但是经历过的都感觉恍如隔世。

在当时,他们怎么可能想到一年多之后,就可以像现在这样大口大口的吃肉,大口大口的喝酒呢?

王平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老爹想喝口酒,只能去不远的小作坊里,买那种人家自己酿的高粱酒。

喝到嘴里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老爹仍然舍不得,每顿饭只喝那么一小杯。

他记着一直以来,对外表现的非常要强的老爹,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去捡破烂。

还记得干净要强的母亲,去菜市场捡菜帮子。

他很难想象,如果自己一家没有遇到张东升的话,日子过到现在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

想到这些,眼珠不由得有些微微泛酸,抬起酒杯,也没有多说什么,又是一杯酒一饮而尽。

不是什么十五,也不是什么月圆之夜,不过今晚的月色依然不错。

天朗气清,众星闪耀。在这星光之下,在这一处小院之中的树荫里。

几个男人全都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酒宴过后,杯盘狼藉。

张东升无力的倒在椅子上,看着漫天的星光。

“你们说,以后这个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呢?

或者说你们的理想,又是什么样的?”

说实话,旭日升发展到今天,张东升的心里反而有了几分迷茫。

从最开始只是想挣点小钱改善一下生活,走到现在,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目标,不知道该如何去继续前行。

有些时候,仔细想想后世的日子。背负着沉重的房贷和车贷,背负着结婚娶媳妇儿的压力。

却也带给了不少人动力,毕竟负重前行。

而眼下没有了这些压力,张东升反而忽然有些不怎么适应了。

听到张东升的问题,最先开口的是江兵。

“没有东升你,我江兵就是个烂人,混在工厂里,一个月拿着那一点点的死工资。

外人觉得国企的员工还很羡慕,也只有我们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里面的难处。

这一辈子走到现在,能有今天的光彩,都是东升你给我的。

所以呀,无论未来怎么样,只要旭日升还在,只要你还在,我就一直要跟着你走下去。”

江兵的话,逗的大家伙一阵的哈哈大笑。

“你小子,二十郎当岁还不到三十呢,就跟我谈什么一辈子了!

等什么时候五六十岁了再说这话吧!”

被大家伙笑话,江兵也是不恼。只是笑容更加的深沉,看着天上的星星。

虽然说这话,只有江兵说了,但是在场的几位,哪一个又不是心中这样想的呢?

或许也只有刚刚来到旭日升的周宇和这样的场景,有些格格不入。

周宇从小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路之上走到现在,非常的顺利,没有经过任何的波折。

他很难想象出自这些人口中,那种吃苦受累的日子。

但是跟着这些人一起喝喝酒,听着他们聊天,心中就已经有了一种充实。

丝瓜社区app米兔下载
Tagged:

You May Also Like